法治价值走向:防止冤假错案如洪水般泛滥

  发布时间:2013-07-09 17:21:10


    2013年7月2日浙江高院认定陈建阳等5人1995年抢劫杀人的事实不能成立,案中的被告人陈建阳等五人被宣告无罪,这一晃五人与牢笼已经相伴17年。“迟来的正义非正义”,虽然得以沉冤昭雪,幸而当初二审将死刑改判为死缓,可是又有多少人能够这么幸运呢?从此前的佘祥林杀妻案,到河南赵作海杀人案,再到现在的杀出租车司法案,我们不禁想问作为保护社会公众的最后一道防线为何屡屡制造冤假错案。

    冤假错案乃社会之毒瘤

    在2013年5月6日,最高人民法院常务副院长沈德咏在《人民法院报》发表题为《我们应当如何防范冤假错案》文章称,“要像防范洪水猛兽一样来防范冤假错案,宁可错放,也不可错判。错放一个真正的罪犯,天塌不下来,错判一个无辜的公民,特别是错杀了一个人,天就塌下来了。”虽然被告人陈建阳等五人虽然没有被错杀,可是在他们心中,他们的那一片天早已经塌了下来。纵观整个案件不难看出这又是一起因刑讯逼供而制造出来的错案。没有证人出庭作证,只有公诉机关代替证人发表的证言;明显存在刑讯逼供,证据何以信服。我国法律明确规定了“疑罪从无”,但是在实践中许多司法人员却没有树立这样一种理念。由于存在“命案必破”的执法理念,刑讯逼供成为了一直以来所延续的毒瘤难以根治,冤假错案油然而生。

    社会期待正义的实现,但不代表这就嫩牺牲他人的人权保护。古老的寓言法则 “毒树之果”原则告诉我们以非法手段获得的证据是决不能采信的。渴望正义的实现必须建立在人权保护的基础上才能得以进行,否则只会是舍本逐末,不能抓住矛盾之重点,一旦刑讯逼供这种非法的手段披上合法的外衣,长此发展所带来的危害将真的会如洪水般潮涌而来。

    程序公正下的疑罪从无理念建设

    冤假错案在每一个时期都有可能发生,这也是不可避免的,于是乎程序的公正就显得格外重要。在无法保证所有的事实都能查清的基础上,只有确保程序的公正才能尽可能避免冤假错案。法治建设追求司法公正,面对社会的期待与质疑,更需要把握好分寸,全面按照法律的严格规定,切记不可逾越法律的界线,无论是在查清事实阶段还是在审理判决阶段,最基本的是遵循程序的公正,只有这样才能取信于社会。

    一段时期以来,相继出现的刑事冤假错案给人民法院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挑战,而现实情况则是受诉法院面临一些事实不清、证据不足、存在合理怀疑、内心不确信的案件,特别是对存在非法证据的案件,法院在放与不放、判与不判、轻判与重判的问题上往往面临巨大的压力。面对这些情况,法院需要认真的把握好理立法的宗旨在于保护人权,且不可带着感情色彩办案,更不能依照之前的惩戒犯罪的理念办案,应遵行的是在程序公正的前提下保护人权。在没有达到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的基础下不可妄下判决。冤假错案一旦坐实,就会将法院置于千夫所指的境地,那么法院强调司法公信力也会岌岌可危,得不到社会的认可。

    疑罪从无其实在世界各国遵行的基本法治理念,这也是法律保护人权的基础。我们不能总是把所有希望寄托在平反冤假错案上,这是一种事后补偿,对于已经造成损害的人来说,意义并不大,所以将审判立足在疑罪从无的基础上,面对存在刑讯逼供、证据存在矛盾、公安机关与法院查明的事实不符的情况下,法院一定要认真、全面的审查所有的材料,最终在遵行程序公正的基础上行成内心确信与事实、证据清晰。从而做出公正的判决。

    法律是公正而善良之艺术,作为公正的代言人,法院秉持的公正司法生命线,这是全社会所共同期待的福音。但是法律一旦走进了误区,其危害也是最大的。防止冤假错案的发生,是法院审理案件必须坚守的底线。我们渴望制裁违法犯罪,但我们更渴望公平正义。司法追求100%公正,冤假错案难以完全避免,我们只有建立疑罪从无的审判理念,将保护人权放在审判中,坚持的执行程序公正,这都是法院工作的出发点与立足点,这也是防止冤假错案如洪水般泛滥的基础条件。

责任编辑:李小璐    

文章出处:井冈山市人民法院    

 
 

 

关闭窗口